牛喘、發燒、尿少而黃的三個治療案例和治療方法

2018-08-05 17:38

最近發現各地有新生牛犢喘,發燒,不腹瀉,沒有其他明顯癥狀。對此中正特向獸醫、牛場咨詢。對此病癥各地發病原因不一。我們通過總結各地成功案例,歸納出三種治療方法,公布給大家,希望能對大家有啟發。


方案一:

來源:河南省

病癥:牛犢出生七日,前幾天發現牛犢不精神,活動少,而后出現喝奶次數少,張口呼吸,鼻鏡干燥,眼結膜潮紅,耳及四肢溫熱,糞干,尿黃、少,體溫42℃。青霉素鈉、磺胺類藥、鏈霉素治療無效。

后采用5%葡萄糖注射液1000ml、氫化可的松100mg、紅霉素75萬單位、維生素C2.5g,安乃近10ml?;旌弦淮戊o脈滴注。每日一次,連用三次治愈。

方案二:

來源:遼寧省

病癥:出生三日,牛不活動,不愛吃奶,喜歡趴著,高燒。

只使用瑞可新每次1ml,5天癥狀消失治愈。

這個瑞可新是一種進口新藥,成分是泰拉霉素。這個藥物和泰樂菌素和替米考星比較相似,雖然這2種藥物在實踐中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,但隨著使用時間的延長,很多地區的細菌都產生里不同程度的耐藥性導致用量不斷增大,但治療效果卻在逐步降低,泰拉霉素主要用于放線桿菌、支原體、巴氏桿菌、副嗜血桿菌引起的豬、牛的呼吸系統疾病。不過這個藥是進口藥,不太好買。


方案三:

來源:內蒙古通遼市

肌肉注射氨茶堿。小牛犢出生之后體重五六十斤的就打2ml,七八十斤的2.5ml,這個量就可以了一天打兩次單獨注射。

另外搭配地塞米松一支,魚腥草10ml,0.1克頭孢混合肌肉注射一天一次。

通遼的朋友非常熱情,非常詳細的為大家介紹了治療方法和治療的思路:

新生犢牛,第二三天喘的這情況比較多。大多數牛犢出生了,當時都挺好,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就開始喘這種情況非常多。而且大多數體溫都正常,不會超過四十度都是三十九點八左右,并且犢牛能吃奶,這個體溫對初生犢牛夏季算正常的。這種情況是啥原因呢,并不是說犢牛感染細菌病,它并沒感染細菌病。是因為犢牛在體內沒發育好,弱勢,屬于先天性的發育不良,這種原因引起是因為心臟肺臟功能發育不全并不是感染疾病的。所以在治療上,一定要是調理它這個心肺功能,維護它心臟,肺臟的呼吸功能。防止繼發感染。這個方案三就是配合這個犢牛治療,輔助它這個盡快的康復硬實起來。

氨茶堿,具有強心的作用,能恢復心臟功能,防止心率過速,防止心臟劇烈跳動導致心衰,此外它還有擴張,氣管兒改善呼吸的功能,能緩解呼吸急促和缺氧的狀。氨茶堿還有治療肺臟水腫,有利水作用具有治療肺水腫的功能功效。所以首選它強心,清肺利肺改善呼吸功能,恢復這個犢牛的心肺功能呼吸和精神狀態。氨茶堿的應用,能極大地恢復對獨有的呼吸狀態能使他這個渡過這個危險期。

地塞米松兼有抗炎抗過敏作用,防止這個肺部炎癥的發生。魚腥草呢,有治療肺水腫的功效,有利肺功能。

頭孢可以,防止犢牛繼發感染繼發細菌病,使犢牛健康得到保證。

這個方案治療,第一針的看不出太多的明顯改善,但是它可以保證犢牛病變不再發展,能維持住。這個方案用第三天之后效果非常明顯,犢牛的心肺功能啊已經得到恢復了得到改善了。使用五天能基本康復。這是通遼地區治療此種病癥常用的方法。大家在養牛中當中,遇到這新生牛犢出生之后第二天喘,體溫不超過四十度且能吃奶這種情況,按我說這種方式治療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能治好都能治愈。

另外還有少部分犢牛,也是喘,不吃奶體溫高。這種情況呢,咱們不能用大劑量的抗生素去治療,還得用溫和的藥劑,一定要用對腎臟肝臟沒有損害的藥。咱們就把方案一的魚腥草換成安諾沙星進行注射,即方案三變化。


方案三變化:

肌肉注射氨茶堿。小牛犢出生之后體重五六十斤的就打2ml,七八十斤的2.5ml,這個量就可以了一天打兩次單獨注射。

另外搭配地塞米松一支,安諾沙星10ml,0.1克頭孢混合肌肉注射一天一次。

因為小牛犢岀生之后,內臟比較嬌嫩。所以用藥,一定注意,不能把牛打壞了,打僵了,造成人為損傷。所以還有一些低毒高效的要去控制他。另外這個犢牛體溫高不吃奶,還喘,治療的時候呢,一定考慮母牛的問題。因為母牛有可能患有隱性疾病,也就是母牛得病了但沒怎么表現出來。母牛隱性的子宮內膜炎的乳腺這個呢,在臨床檢查你是看不出來的。通過獸醫手檢,或者檢查都挺正常,看不出啥病的變化太大區別。如果這個小牛犢兒打兩針不見效就要考慮給大牛用藥。舉個簡單的例子:很多養黑白花奶牛的養殖戶,上奶站送奶去化驗但是奶站拒收。其實你也看不出什么,因為這奶咱么自己喝都沒問題。但確實是衛生指標不合格,細菌含量高有問題,所以拒收。養肉牛也有這情況,咱瞅著母牛奶什么都不錯,但它奶中細菌數超標。所以治療犢牛的病必要的時候就要母子同治。提高犢牛治愈率。


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